中国景德镇网>生活>心灵鸡汤

农家书屋消夏去 

 

章中林

盛夏的晌午,到处白亮亮的,就像起了火一样。从街上走回家只有两里路,尽管我也打着伞,但是衣服还是像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跑进家门,打盆冷水冲洗一遍,心才慢慢地静了下来。

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午睡,父亲和外甥女小彤都不在家。

“爸爸还在地里?”我蹙着眉头问。父亲常常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中午在地里吃饭是寻常的事。

“到农家书屋看书去了。水晒得冒烟,叫他躲在家里睡一下都不肯。”母亲嗔怪着。

这农家书屋有什么样的魅力,竟能让父亲顶着烈日跑过去——父亲不是从来丢不下地里的活儿吗?

家里没有什么事可做,看电视也无聊,我就兴冲冲地向村里的农家书屋跑去。

村里的农家书屋是两层小楼,一楼是文娱场所,二楼才是书屋。一进门,我就看见了小彤,她和十来个留守儿童围成一圈,正在跟着周凤炳老师在拉二胡。看上去,他们才入门,琴声粗糙得有些像锯柴。每个人都是那么认真专注,连我推开门走进屋,他们也没有抬一下眼睛。他们旁边还有几个孩子跟着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在学跳舞。他们快乐地摆臂、踢腿、扭腰,不时传来欢快的嬉笑声。

“孩子放暑假没人管,四周都是水,总是不放心。上网吧、玩游戏容易带坏了孩子。我就和胡老师他们一合计,就每天把村里的书屋开了让孩子们来读书。”周老师慢条斯理地说。

“周老师还教我们二胡、唱歌呢。”小彤淘气地插话。

“教他们二胡是怕他们无聊,也是自娱自乐吧。孩子们还喜欢上了这里,每天都有许多孩子跑来。”

……

“你是找你爸吧。他是这里的常客,在楼上。”周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提醒道。

上二楼,没有听到楼上一点声音。 整齐明亮的书柜,摆放有序的桌椅,粉刷一新的墙壁,各项管理制度及励志标语整齐地张贴在墙上,几张书桌周围坐满了人,就连墙边都靠着人。有老人,有孩子;有男人,有妇女……父亲正捧着一本书席地坐在地板上。

“前段时间雨下得太多,棉花倒伏厉害,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来护花又不伤花。”父亲听到我的疑惑,笑着说。

“不光我经常来,村里的人也都常来。以前,村里打纸牌、搓麻将的许多,现在没有了。在这里既能避暑消夏,还能学到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甚至连邻里纠纷也能在这里解决。”

农家书屋还有这么多的益处,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但是,我知道章贵水和周和忠家的宅基地纠纷就是村长在这里用法律书籍里提供的知识和平处理的。

“到农家书屋消夏去”,现在成了村里人打招呼时的一句口头禅,父亲说。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