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景德镇网>生活>心灵鸡汤

一本诠释父爱的《古文观止》 

 

 在我每天工作的案头,有两本一模一样的《古文观止》,微微发黄的硬精装封皮,厚厚的书页叠在一起,醒目地占据着书桌的一隅。每当目光触碰到它们,总会让我想起它们不寻常的来历。

 那是在我的少年时期,初三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尝试写作的我读到一篇关于作家巴金先生的介绍文章,得知巴金先生在很小的时候就熟读一本叫《古文观止》的书,并从中汲取了丰厚的文学素养,获益匪浅。于是,找一本《古文观止》来读一读,就成了我心中迫切的愿望。可是,由于已经离开了学校,周围也没有“诗书继世长”的人家可资借阅,这个愿望也就成了奢望,唯一的办法,是到三十公里外的县城,那里有一家新华书店,也许能买到。

 不过,由于县城远,交通不便,一年之中也难得去几次,因此,尽管梦里也在寻找那本书,一时半会儿也是难以得到了。也许是太惦记了,一家人在吃饭的时候,我无意中也谈到了那本书。由于家庭拮据,父母对于我买课外书的态度,向来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因此我也很知趣,从来没有开口要钱去买课外书,这次也一样,不过随口说说罢了。

 中考发榜后,正是酷热的三伏天,忙完了春的耕种和初夏的耘耔,农人可以稍稍舒一口气,歇一歇了。往年的这个时候,父亲是乐意收了农具,躲在家里,享受这段短暂的闲暇时光的。可是今年父亲却一反常态,忙完了地里的活儿,又张罗参加村里采松脂的队伍。夏季正是蛇蝎出没、蚊虫肆虐的时节,松树长在茂密的树林里,因此采松脂多少是个有点危险的活儿,加上报酬也低,我极力反对父亲去挣这点儿小钱,可是父亲笑笑说,村里很多人都参加了采脂队,不要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一天早上,父亲果然穿上一身厚衣服,腰间别一把磨得锃亮的柴刀,“全副武装”地跟着采脂队上山了。当父亲气喘吁吁地回到家时,我看到汗水湿透的衣服贴在他身上,乱糟糟的头发上沾满了枝叶的碎屑,被太阳晒得黝黑的脸上写满了疲惫。父亲一干就是好些天。

 假期结束了,我要去外县的一所师范学校读书。离家前,父亲把一千多元报名费和一笔生活费交给我,脸上带着一抹歉疚的神色说:“采松脂的工钱,老板还没有发下来,不然可以多给你一点。”我赶紧说:“够了,我还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多钱花呢!”

 到学校后,我节衣缩食,用一个月生活费的四分之一--25元钱,买了一本《古文观止》,终于圆了梦。

 趁学校放假,我回了一趟家。推开门走进我的小房间,发现在我的那张旧书桌上,赫然放着一本跟我买的一模一样的《古文观止》,我诧异极了,揉揉眼睛,怀疑是不是眼睛花了,然而却是真的!吃饭的时候,母亲告诉我,放在书桌上的那本《古文观止》,是父亲买给我的。原来,自从那次听到我念叨那本书后,父亲就记在了心上,而跑去采松脂,也是为了多攒一点钱给我买书看。有一次父亲去县城,特意找到那家新华书店,买了一本《古文观止》。“我买的时候,那个耳朵有点背的销售员还觉得挺奇怪,我说虽然我是个大老粗,但我的儿子看得懂呢!”父亲说着,和母亲一起笑了。我也笑了,不过笑着笑着,眼眶却湿润了。

 我没有告诉父亲和母亲,我其实已经有了一本《古文观止》。就这样,我拥有了两本一模一样的《古文观止》。在以后的岁月里,这两本厚厚的书一直陪伴着我,我把它们当成生命中最值得珍视的两本书,一本是我少年时代求知若渴的见证,另一本则诠释了深沉的父爱,看到它,就像看到父亲对我饱含鼓励和期盼的目光,敦促我不忘初心,在艰辛的写作之路上不曾停下前行的脚步。

       江东旭

 

热门